• 1
  • 2
  • 3
  • 4
当前位置:首页 > 广告案例 > 正文

农村刷墙广告公司年收入数千万

发表时间:15-04-28

 随着中国电商巨头的“上山下乡”,无论是阿里巴巴、京东,还是苏宁,都把在农村地区发展电商当做战略性计划来推进,阿里、京东下乡刷墙做广告的消息也屡见报端。随之而来的是下乡刷墙的价格水涨船高,有些互联网公司去年没做刷墙广告的主要原因就是“刷墙价格贵得吓人”。在这个大背景下,一家名为“村村乐”的公司渐渐浮出水面,这就是的北京村村乐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村村乐每年的收入都有几千万,风投给这家公司的估价高达10亿元人民币。然而事实上,充满乡土气息、带有地方特色、生动形象、易懂易记的墙体广告依然能吸引农村老百姓的眼球。

  村头“刷墙”代价猛增

  早在六七年前,湖北荆州市公安县紧临国道的顺兴村开始密集出现墙体广告,内容较为单一,基本都是农药化肥、摩托家电、通讯等行业广告。当然,这只是全国农村“刷墙”潮的一个缩影。

  57岁的村民老叶是该村首个因墙体广告获利的村民。当年老叶自己动手在家门口砌了间打谷机厂房,由于体积方正,周边开阔,还正对着国道,可谓黄金地段。约30多平方米的墙体被镇上的商家刷上了某品牌摩托车的广告,“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当时他送了我一条白沙牌的香烟当是答谢。”

  老叶说的这种香烟在当时的售价是40多元钱,这面打谷机墙体上的广告因风吹雨淋,还被朋友翻新过,持续了约两年时间,后因朋友转行不再续用。墙体在闲置了数月后,便被刷上了当地一家医院的广告,而当时老叶只与对方签订了一年的合同,价格为500元。

  “村里临马路的房子基本都刷了广告,我这个墙位置是最好的。”果不其然,一年后,老叶这面墙体的广告又更换成为镇上一家电器专卖的广告,“对方还是弯了关系找的我,来了我家不下三次。”这面墙体广告一年的使用金涨到了800元,且费用根据市场价年年递增,到了如今的1800元/年。

  “因为合作很多年了,老板一直对我客客气气的,也不好意思换掉他。”老叶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目前村里有的墙体广告一年租金达到了3000元,和五六年前相比,价格涨了70倍,“都超过一亩棉花的收成了”。

  电商成刷墙主力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近期发出的一份报告显示,农村电商的兴起已成为一大趋势。目前农村互联网的普及率为19%,低于一二线城市76%、三四线城市47%的水平,但在电子商务的使用上跟城市居民一样活跃,网购比例分别达到了68%和60%。农村用户中的“网络达人”更是比一线及二线城市多出25%。

  如今,下乡刷墙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进军三至六线市场的必经之路。实际上,充满乡土气息、带有地方特色、生动形象、易懂易记的刷墙广告依旧是农村最为经典直接的营销方式之一。

  当农资、电器、通讯及计划生育等口号标语被从墙上陆续下架,“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老乡见老乡,购物去当当”、“生活想要好,赶紧上淘宝”等已然成为城乡地区常见的标语。

  去年底,京东开始计划发展10万名村民代理解决农村地区“最后一公里”难题,淘宝也启动了“千县万村”农村淘宝项目,计划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在全国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在收获一二三线城市战果后,电商巨头们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潜力无限的农村市场,潜在1800亿元商机的农村,还是一片未被开发的蓝海。

  针对这一市场,几乎各家电商巨头从去年开始发力,“村头刷墙”这一直接而有效的方式,已经成为他们必备的推广手段,仅京东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已在全国145座城市落地超过8000幅的刷墙广告,且这一数据还在持续增加。

  易信市场部高级经理俞旭佳表示,在农村市场投放一面墙体广告一年大概需要4000元左右,而在地铁选择投放一个月4万元的广告位,在农村足够找一块可投放10年的墙面,投放效果应该还会比城市里一闪而过的广告效果好很多。到农村刷墙,性价比高,且针对性更强。

  和很多人的想象不同,下乡刷墙的价格并不便宜。据称,某知名互联网公司去年没做刷墙广告,主要原因就是“刷墙价格贵得吓人”。而且农村刷墙的维护成本比较高,因为墙体是公共资源,今天刷了墙,明天就可能被覆盖,需要人工的看管和维护,这无疑加大了村头“刷墙”的成本费用。

  打印店转行“刷墙”年赚三百万

  经过数年发展,农村墙体广告早已从最初的口头约定、商家自行请人施工,到了目前的标准化、产业化。

  一家名为湖北鑫建的墙体广告公司负责人李健介绍称,公司前身是一家连锁打印店,因看好墙体广告在五年前已彻底转型,“头些年确实很赚,因为当时市场就那么几家在做,但好行情已成为过去式了”。

  李建介绍,在不少农村地区村民外出打工,早些年甚至可以不打招呼就刷上广告,由于不破坏墙体,两者相安无事。不过,如今人们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近年就有不少同行因“不打招呼”刷墙发生纠纷,甚至闹上法院。

  “单子根本就做不完,几乎是客户求着我们快点排工期。”前年是李健公司效益最好的一年,墙体广告涉及房产、医药、电商、汽车等10多个行业,公司也从最初武汉周边城郊的小打小闹,业务几乎延伸到了湖北全境乃至湖南、江西等周边省市的国道、省道、高速旁的民墙上。

  正因业务太多,公司对每单业务的起做量要求为1000平方米。他给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算了一笔账,当年完成了近100万平方米的墙体广告制作,根据发布区域、数量及手绘、喷绘等制作方式的不同,每平方米收费为20元左右,当年的营业额达到1000多万元,而一面墙体一年的租赁价格从数十元至数千元不等,除去人力、设备、材料等成本,“一年纯利润两三百万吧。”

  他坦承,四五年前做墙体广告能算得上是暴利,虽然目前客户数量及业务都倍增,但随着行业的壮大,除去人力成本、车辆、设计、墙体租用金上涨等开销,该行业的利润已越来越薄,不具竞争力的小企业已纷纷转行。

  河南一家为京东、淘宝、当当等电商制作墙体广告的传媒公司营销负责人王勇刚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称,虽然行业竞争剧烈,两级分化愈来愈明显,但涉足该行业较早的企业仍大有可为。

  他以该公司举例称,由于储备资源丰富,客户只需指定区域,找墙面、施工甚至创意策划、画面设计、户外广告登记办理等可由公司全权代劳,“拥有墙体广告资源才能稳固市场”。

  而一家名为村村乐的神秘公司,更是被业界誉为刷墙界的霸主,经过短短几年时间的发展,每年的收入和业绩都有几千万元,更被风投估价10亿元。据悉,村村乐的运营模式是,先招募20余万网络村官,然后利用这批力量在线下做农村市场的推进,如路演巡展、电影下乡、村委广播、农家店、农村旅游、农村供求,甚至是提供农村贷款与农村保险理财等。

  无法抗拒的“强媒体”

  值得注意的是,商家对于农村墙体广告投放初衷单一,墙体广告所到达的地方,就有该产品在该区域热销的场面,农村墙体广告是最贴近消费终端的形式,可以是集市、小卖铺、农家小院甚至是劳作的田间地头。

  品牌与客户关系学者高国强指出,相比宣传单等其他的传统广告形式,农村墙体广告除了直白的文字、形象的画面外,更具有持久的强行植入性,往往与其他渠道的广告形式形成有效互补,更好地达到令人印象深刻的“广而告之”的目的,“它本身就来源于农村的墙体‘标语’、‘口号’,是一种农村受众乐于并容易接受的宣传方式”。

  相对于广告主而言,农村巨大的潜在市场,以及低廉的广告制作与发布成本是吸引其投放的关键,即使在网络日益发达的今天,墙体广告在农村仍有相当广阔的前景。上述多家墙体广告公司从业人士也认为,虽然行业竞争日益加剧,但可以预见的是,墙体广告无疑将朝着规范、丰富的方向发展。


    上一篇:
    上一篇: